民和汉族丧事习俗

文章来源:《民和文史》第九辑——《民和汉族轶俗》    作者:张映录     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3-19    

      汉族的丧事,根据亡者的年龄,身份,以及家庭经济收入的不同,丧事的规模也不相同。对于老年人正常的死亡,一般都要举行“烧倒头纸”、“三朝”、“后事”“、“出殡”(也叫“发引”)、“攒三”等几种仪式。

  总的来说,举办丧事没有比较严格的规程、习俗。即使在举办丧事的过程中,做得有些不对,也就以“乱丧”为由来掩过,人们也不会说什么的。

烧倒头纸

 一般临病危的老人,在去世前,儿女们都要为其剃头(梳头)、刮胡子、擦脸、洗脚。时间上来得及或条件允许的话,还要沐浴全身,用沫香水(即柏木树叶)熏身,临咽气时还要帮着穿好寿衣,儿女们守在身旁。等心脏停止跳动,要到大门口烧上几张纸。然后,将门扇或板床支起来,将三缕大麻铺在将要停放尸体的小腿、腰部和肩膀的方位,便于手抓大麻将尸体放入棺材里。停放尸体时,头要朝房门口,脚向里面,面朝上,仰躺着,双脚拼齐,挺直,禁忌侧卧或其它姿势,还要将亡者的眼睛和嘴及时掬合,不能睁着眼睛或张着嘴停放。还要用面做成小圆饼,用绳子穿上,戴在亡者的手腕上,叫做“打狗饼”。意思是亡者了灵魂路过恶狗村时,恶狗吠叫,不叫亡者灵魂过去,亡者将饼子给狗吃,让狗让路。还在亡者的嘴里放上茶叶,银子环,使亡者在行程中口不渴。最后把尸体停放好,脸上遮上黄纸,盖上毛毯或被子。

关于亡人所穿衣服的件数,也有讲究,一般穿奇数,不穿偶数,如三件、五件、七件即可。是男的要戴上搐搐帽子,女的要苫上黑手帕。给亡人穿衣裳的时候,都是男人,不叫女人贴身,说是女人眼泪较多,会将泪水洒在死者的身上,在阴间亲人的泪水会化成倾盆大雨,淋在亡魂的身上,影响亡魂上路。

 如果亡者在生前做好了棺材,那么在咽了气以后,就不必停放在板床上,可以直接“入棺”(把死者放入棺材)。然后把棺材停放在大房里。把亡者停放好后,在棺材或者板床前头(就是亡者头顶的部位)点上“水灯”(水灯是在废旧罐头瓶里倒入浆水,再倒上清油,搓上灯芯线做成的。“水灯”是亡者去世后的指路灯,此灯从咽气一直燃烧到下葬,不得熄灭)。在大房门前的廊檐上或院子里放好两个盆子,一个用于烧瓜瓜(用面做成的形似菱形的,厚薄如面条的手掌大小的面食小块块),一个用于烧纸,这就是“灵堂”。随后,全家人都跪在院子里,烧纸和瓜瓜。这时,亲人们号啕大哭,大恸悲声,叫烧“倒头纸”。

  烧过“倒头纸”,在灵堂里,铺上一层麦草,叫“草铺”。在以后的几天里,所有已出嫁的姑娘、儿媳妇等所有的女眷,都围坐在棺材周围的麦草上守灵,晚上还要睡在这里,这叫“坐草铺”,也是“守灵”。

 会本家 攒庄员

虽然,汉族也有“亡者奔土如奔经”的说法。但是按阴阳看定的日期,有时也要在家里停放几天,做完善事以后才出殡。

在民和地区还有遇到“伤姓”月(就是每个姓氏在一年中都有两个月的“伤姓”月,俗称伤姓)亡者不能进入坟茔下葬的习俗。关于伤姓月有句俗语:“张、王、李、赵六腊月,其他杂姓三、九月”。就是张、王、李、赵四姓的伤姓是六、腊月,其他姓氏的伤姓是三、九月,当然这也不是固定的格式,也有的姓氏不管伤姓月的。在伤姓月中,阴(坟茔)、阳(住宅)宅都不能动土。所以,在伤姓月中去世的人,大多都寄放在山洞(或窑洞)里,等待这个月过后再下葬,也有个别的经过禳祈后下葬的,但总是有讲究的。

对于人去世的时间,有说法:“有福了死在(个)二、八月,没福了死在(个)六、腊月”。这当然是人们的主观想象而已,一个人那能决定自己的去世时间呢?不过在二、八月天气特别凉爽,不但便于停放尸体,利于人们挖坟,还对守灵堂的孝眷们也是不热不凉,很舒适。如果遇在六月里,天气炎热酷暑,尸体很快就会腐烂、发霉、发臭,使人难以接近,尤其是坐草铺的孝眷,更是无法在棺材旁边呆了,且苍蝇随时进入尸体里,繁殖卵蛆,不宜停放尸体,同时在六月里办善事,买上的菜蔬和肉类也不宜存放,对亡者和在世的人都不利,而在腊月里人去世,正是天气寒冷,地冻如铁的季节,很难挖墓坑。守灵的孝眷们也处凉风夹雪,寒气难挨环境中。前来吊唁的亲戚、朋友,也冻手冻脚的,难以久坐。

等把亡者停放好,亲属烧了“倒头纸”。孝子就脱掉帽子,专门由一人陪着,到庄员和本家(有两姓以上的家伍叫杂户本家)的门口,挨门逐户,磕头请庄员到家里会合,叫“攒庄员”。孝子请去庄员时,不能进别人家的大门,只是在大门口喊出来家里的人,在门口磕头言请。孝子不进大门的原因是:孝子是深孝、重孝,进门会冲坏人家的财门和中宫的。这在农村是特别讲究、忌讳的。

    在丧事上“攒庄员”、“会本家”时,只要家中有人,每家总会来一个人的。当庄员或本家去“攒庄员”或“会本家”时,都要拿上几张纸,在亡者的灵前点烧纸磕头。等到庄员大多数人都来后,就很快选出主事,管箱(记账)来主持丧事。所选的主事有两个人,这也和婚事的东爷一样,都是由庄子上比较有威信、懂礼行,也能说服众人的人。选定主事和管箱后,孝子还要给主事和管箱升酒、磕头。

随后,主事就开始安排工作。首先,按亡者的生辰与去世的时刻,派人到阴阳或道士家(也有的地方,到本会的寺庙里在神佛处择上日子)择算后事、出殡的日子。所派去的人,算上后事和出殡的日子后,主事就安排请客的人。请客也和结婚时一样,由一个人包请一片、一村或一沟。请客时,把娘外家,以及姑娘、外甥、女婿都请在“三朝”(即亡者去世后的第三天)的一天,其他的亲戚要请在“后事”(即正式举行悼念的日子)上。 安排专人去请道士、和尚、喇嘛、乐师(也叫吹响)、家祭的先生、嘛呢奶奶等,还要安排厨师,购买纸扎、菜蔬,挖坟等等所有事务。请客时,谁请的客人谁负责,如某甲请了道士,就由某甲负责伺候道士;某乙请了娘外家,也由某乙伺候娘外家。在请娘外家时,还要拿上酒瓶、礼物。当请的人到娘外家家里,娘外家知道了消息,还要到大门外对着亡者庄子的方向点燃烧纸。如果,娘外家有好多户,去请娘外家的人就只请上年长的一家,因为“娘外家没亲后”,再由娘外家的这位年长者,通知其他的家伍人去当骨主。去请客的人必须说清楚“三招”、“后事”的日期。

不管谁家有丧事,庄员们每户除了蒸上白盘一付(十个馒头)去烧纸,还要背上一捆柴,以示资助,这是一种特别好的乡俗,在缺少燃料的时期,一捆小小的柴薪,可以帮上大忙,众人拾柴火焰高。也有不蒸馒头,而是拿上一包茯茶或者干脆拿上钱。由于馒头多了,东家一时吃不完,容易霉变,造成不必要的食物浪费。有的村子庄员们直接收上钱,共同买上纸札,去为亡者悼唁,表示对死去者的哀思,把剩余的钱给事主家,予以资助,这也是一种较好的习俗。

在会本家、庄员时,主事还要和事主家商量,对亡人所干善事的大小(即所念经卷规模的大小)。给亡人念经是对死者的超度,也被认为是儿子们尽孝的一种机会。“有钱花在亡人上”是继“亡人不吃饭,家产分一半”的丧葬习俗形成的一种社会风尚。经卷念的多少,所举行的善事的大小,都是按家庭经济收入的情况而定的,家庭经济收入丰盈,家境好,儿女们也愿意为亡人多出一些钱,那么所干的善事就大一些。反之则将就着过去了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但即使家里没钱,借钱也要简单举办。

善事规模的大小是按所设堂数的多少来区分的。按所请人的身份,分为“堂”。有“三道堂”、“五道堂”之分。如:阴阳(即道士,在当地也叫大师)、喇嘛(或和尚)、吹鼓手(即吹响)、嘛呢奶奶、家祭先生共五种身份的人,合称“五堂”。做“五堂”的道场,在当地人去世后所干的善事中,是最大规模的丧礼仪式了。没有一定经济实力,是办不了的。

除了按所设堂数多少来区分善事的大小以外,还有以道士念经的天数的多少,来决定善事大小的。如有动“响器”(念两天经);“小三元”(整二破四,共四天,数字是指天数);“大三元”(整三破五,共五天)。起经放施,巡香告庙。凡此种种道场,均由事主家家庭经济情况所决定的。故有:“亡人不吃饭,家产分一半”、“儿(子)出钱,女(儿)流泪;儿媳妇看者个当当会”的谚语(因为,在念经时有乐器伴奏好像演戏)。

在会本家、攒庄员后,所安排的请客、挖坟、请道士、喇嘛、先生等等的人们,都全部出发,各司其职。不得耽误事情。

 戴 孝

如果事主家所干的善事比较大,那么在亡人去世的第二天,通常没有什么大事。但是庄员、家伍、本家的人,只要是家里闲着的,通常都会到亡人家来的。没有什么活,也要转一转。另外,在这天还要派人去购买菜蔬、纸扎、香表等一切在丧事上所用的物品。还要杀猪、宰羊、搭祭棚、砌灶等等。家伍的媳妇们还要炸油锅,蒸馒头,烙瓜瓜,摘菜。总之,在第二天,琐碎的事情特别多。而这一切都要庄员来做的,孝眷们是不能亲自下手的。

在这天,主事们要为孝子、孝媳们粘好麻孝。麻孝是把几张黄纸层层叠叠的粘上,再在最外层粘上大麻,做成高帽子一样的,还在耳朵边粘上一绺子黄纸。在戴孝这天,孝子、孝媳以及家伍的侄子、侄媳等所有的孝眷们都要一起来戴孝。

在戴孝时,所有的亲属都跪在灵堂前,每人都手捧孝布或孝帽,由一人燃纸,然后统一戴上孝,并且号啕大哭,大恸悲声。但有一点,孝子在戴孝前必须剃头和胡须,在往后的日子里,不到百天是不许剃掉头和胡须的。

汉族所戴的孝很有讲究。带的孝有麻孝和布孝之分。麻孝是在黄纸上用浆糊粘上大麻做成的,所戴的人是直系亲属。布孝是直接把白布扯成一尺左右的一段,戴布孝的人是家伍远方的侄子和所有的亲戚、朋友。

就戴麻孝而言,麻孝的种类也较多。从孝眷所戴的麻孝顶上,可以区分出所戴孝的人与亡者的关系。戴孝的人是亡者的儿子(即孝子),则在孝帽的顶上粘有一撮大麻,所穿的鞋尖上缝有一块白布,腰里系着麻绳,这就是“披麻戴孝”了。除了披麻戴孝以外,儿子和亲侄子,还要手拄丧棒(丧棒是用一段一尺五寸长的木棍,在上面沾上黄麻纸做成的)。儿媳妇所带的孝和儿子完全一样,只是没有丧棒。如果是亲侄子,也是戴麻孝的,不过孝帽顶上粘得不是大麻,而是一小块白布。家伍的远房的侄子,则一律只戴布孝,在孝顶上缝一撮麻。在所有的孙子中,最大的长孙也戴麻孝,在孝顶上缝一块红布,其他的孙子都戴白布孝,顶上缝红布。如果有重孙,则直接戴红布孝,孝顶上缝一小块白布。要是在孝子、孙(女)或媳妇中有怀孕的,或者有待出嫁或待娶媳妇的,就可免戴孝。许多人家老人去世后,家中的孝眷还有穿孝衫的,如果孝眷较多,全部都穿上孝衫,在灵堂前一片白色,一片肃穆。

戴孝是对亡者的一种尊敬、爱戴和怀念,是儿女们表达孝心,表示吊唁的标记了。

丧事期间,亲戚们戴孝所用白布叫“孝布”。每来一位烧纸、吊唁的客人,等到喝了茶,孝子就在丧棒上搭上孝布,由主事领着到客人的桌前跪下,并双手举到头顶上,由主事把孝布递给客人叫“破孝”。由于有的来烧纸的年岁大了,有的不愿戴孝,有的亲戚也有不戴孝的,就在“破孝”的时候回绝了。

“破孝”的范围也是根据事主家的家庭情况而定的。有“半孝”和“全孝”(也叫“满孝”)之分。按事主家的家庭,有破“半孝”的,也有破“全孝”的。“半孝”就是专门给姑娘、女婿、外甥和娘外家等亲戚破孝;“满孝”则是不论亲戚朋友,远亲近邻,亲房当道,家伍庄员,凡是前来吊唁的人都要破孝,叫“满孝”。

所有的孝布都是白布,在给客人破孝布时,管箱将白布顺长撕开,扯成宽约一尺,长约三尺的长方形块块。烧纸的人们来了以后,就破给孝。给娘外家的女客人和所有的已出嫁的老少姑娘,儿媳妇等女人,都要破七尺的长孝,叫“搭头孝”(就是从头搭到脚上的意思)。还有一种孝叫把子孝,也是给女人戴的。凡是戴孝的亲戚,都要给管箱给孝布钱,叫“添孝钱”。所给孝钱的多少没有定数,或多或少,随心所欲,也算是对事主家的一种变相资助。

当亲戚们拿上孝布以后,就要专门到灵堂前去烧纸戴孝。到灵堂前跪下,点燃烧纸,然后戴在头上,再磕头离开。

三朝 后事

到了亡者去世的第三天,就要举行“三朝”。举行“三朝”的仪式比较简单。

在“三朝”这天,要请上娘外家、姑娘、女婿、外甥等亲戚。念经规模也不大。只请一个喇嘛或道士。念经时只敲木鱼,没有其它乐器,叫“光光经”。家境好的,也只请上三个喇嘛念经或三个道士,念“响器”经。

不过,娘外家、姑娘、女婿、外甥等亲戚,还是比较隆重的拿上花花篮、金银斗、童男女等纸札前来烧纸、吊唁。

当娘外家的人到来时,孝眷们披麻戴孝,孝子要头顶香盘,人人手拄香,抬上火盆,烧上瓜瓜,到大门口,跪接娘外家。女眷们要哭着迎接。

要是“三朝”和“后事”日子连在一起,把娘外家的人接进去,吃喝完毕以后,在破孝的时候还要“告孝”(“告孝”见本章第五节)。

如果“三朝”和“后事”的日子不是连在一起的,阴阳或喇嘛念完经后,当天就打发他们回去。娘外家烧罢纸后回去了,到后事的一天再来。

 “后事”这天,所有的亲戚、朋友都要来对亡者进行吊唁、哀悼、烧纸。对于亲朋好友来说,在这天主要是烧纸。

  “后事”的日子,是阴阳按亡人的生辰八字与去世的时间推算的。家庭比较困难的人家,所干的善事规模比较小,就把三朝和后事连在同一天举行。家里的花费就比较小,这也是丧事从简的一种举动。如果干的善事比较大,后事就比三朝要推迟一、两天或三、四天举行。

  “后事”的这天,家庭比较好,破费的较多,干的善事的规模比较大,很隆重。阴阳、喇嘛、吹响、嘛呢、家祭等五堂全设上。那么“后事”这天就特别热闹了。念经的道士要巡香谒庙,踩表放施,拜懴上座;嘛呢奶奶要点灯念佛,为亡者指路升天;家祭先生为去世者歌功颂德,祷告先灵,总结终生;吹鼓手则大吹大擂,迎来送往;喇嘛念经超度……所有善事的都在这一天做完,所以丧事的一切善事都在这一天形成高潮。

后事的这天,所有的亲朋好友,左邻右舍都要前来吊唁。人们陆续来到以后,首先要在灵柩前为亡者点纸悼念、寄托哀思。凡是来的亲戚朋友,都要蒸上一付馒头(十个),同时还要拿上被面、孝幛、毛毯、花圈等东西。

亲戚中,姑娘、女婿、外甥们进门时,最为壮观,他们是最伤心的人。从进门到灵堂烧纸时,号啕大哭,大恸悲声。整个灵堂沉浸在一片悲哀的气氛之中。另外姑娘、女婿、外甥们拿的东西也特别多,除了有纸吊儿、花圈、金银斗、童男女、白鹤等等的纸扎品外,还要杀上猪,宰上鸡,拉上祭羊(先生家祭时用的)。

 告 孝

在丧事上,庄员们对娘外家的人是十分尊敬和重视的。因为“男有外家,女有娘家”,娘外家是亡人的骨头主儿。去请娘外家的人,在人去世后干善事的这几天里,不干任何事,专门在大门等候娘外家的人。

等娘外家的人进了大门,孝眷们才弓身低头进门,不能抬着头,高昂的走。娘外家在灵柩前点纸、哭唁、奠祭后,主事就安排娘外家到另外的房子里喝茶,并要由去请娘外家的庄员专门陪同,服侍娘外家,直到出殡为止。

    把娘外家请到席上,吃喝完毕以后,先要破孝,然后娘外家专门的灵堂前烧纸、戴孝。

“告孝”时所有的孝子全部都要去,他们头顶香盘,在丧棒上放上孝布,由主事领上,到娘外家所坐的房子里,跪在炕沿跟前或门口里。主事先对娘家人升上酒,做一条揖,然后 “告孝”。

告孝时说话的人是主事。如果主事不会说,就另请上会说话的人。待升酒、作揖后说道:

“俗话说:山有山主,人有人主。今日里把娘外家(哈)请来时,脚踏的古地,头顶着凉房。也没有个美酒、好菜招待。告白(者)没有个告白(者)啥话。万物为真人为假,人生在世,生死为大。亡者×××(按亡人的性别、称呼而说。如亡人阿爷或奶奶等),生是××××(说亡者所出生的时代。如民国时代等)时代,长是长在我中华大地。前世里修得了八宝如意者人身。常言说:人身难得,佛法难遇。咋说是佛法难遇?我佛在西方菩提树下参禅者修道,西域里成佛,东土里成事。咋说人生难得?亡者×××,前三十年,给父母燎(烧)茶担水,尊敬长上,孝敬父母,拉儿育女者过了;中三十年,儿女长大拉成了人,但儿要成对,女要成双。虽说养儿者满堂红,费的周折难以说清。现在女嫁儿娶活成了人,做为爹娘者扯碎了心,树大分枝,家大分家,安家立业;再者以务农为业,勤劳为本,克勤克俭。女成对,儿成双,为家事,额头上淌汗,脚上起泡,手上磨茧。起鸡叫,睡半夜。任劳任怨,克勤克俭。操持家务,辛辛苦苦(者)过了;步入暮年,野马上了绊,身安了;祸害出了门,根扎了。应当享受子孙倒茶端饭,问饥问暖,过上个享福的晚年。到老了的时节,东寺里烧香,西庙里点灯。修桥铺路,劝化人心。看门守舍,事事向善,与邻和睦,多推(活)上几年,是我们大家的望想。

“亡者×××,一生忠厚,德高望重。与邻和睦,领孙抱孩。礼应是再受些天年,多活上几年,儿敬茶,媳敬饭。享上几年天伦之乐是很好。常言说:‘黄柏树上无枝梢,生死薄上无老小’,阴司里发牌,万神难留。‘阎罗说定三更死,不能留人到五更。’生死为大,万物为小。日出东方,降落西方。生死轮回,千佛难留。真是:水流东方不回头,一生难免百年忧。亡者×××脱身者飞天,一晕儿上天(者)去了。

“俗话说:山有山主,人有人主,太极山虽高,也有个巡山的土主。今日向娘外家告白者,常言说: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。孝子们对×××生前没有端茶送饭,尽到孝道。归天时没有及时(者)的搭救,酿成了遗憾(者)终生。天留日月佛留经。人留子孙草留根。亡者XXX在我X氏门中扎下了万丈深根。应当是三堂喇嘛,四堂大师,吹响、先生一并请上。亲戚路间(即亲戚朋友),庄员邻居,穿黑衫进来,戴白衫的出去。都穿上一身白时,才是人前的大礼。举行正三破五的道场,踩表放施的经典。明灯指路,锣鼓送行,西天里跌落,莲花里化身。神佛保佑,脱离苦海,早转个人生是很好。

“但是,我寒门孝子,头顶凉房,脚踩者寒地。家境贫困,心有余而力不足,现今日给亡者×××讽诵者几卷孝经(具体的说明所念的经的大小,如,说明是“小三元”或“大三元”。还要说明所干善事的大小,如“三道堂”或“五道堂”等等),点着是几道黄纸。今日把娘外家请来时,我们应该对娘外家,黑身子进来,白身子出去是很对。可是丧家孝眷,家寒力单,心有余而力不足,给娘外家抬上三尺者孝布,请娘外家给亡人×××点纸者戴孝。

说罢,两个人作揖站在一边,等候娘外家说话。俗话说:“娘外家不说话,亡人不脱化”。如果孝子、媳妇们生前对娘老子,父母亲待承不好,有三折九磨,虐待老人,有病不看。使亡者生前卧床不起,受尽了磨难,见尽了孽障。娘外家对于儿子、媳妇们对父母的种种劣迹,如不敬、不孝等,早已有所耳闻,心怀气忿,刻意不过。就专门等待告孝的这一时刻,会当着众人的面,训斥孝子和媳妇们,是孝子和媳妇们在全庄子的人前头蒙羞、难堪。有些脾气暴躁的娘外家,说到气忿时,还要夺上孝子手中的丧棒动手打孝子。当然打是打不上的,主事和周围的人会挡住的,只是做做动作,动动唬头(架势)而已,这主要是在众人面前羞辱孝子和媳妇们的。在农村,由于有的儿子、儿媳确实不像话,庄子上的人也很气愤时,当娘外家说话时,主事等人也有不挡的,由着娘外家骂,听着娘外家人对儿子、儿媳们一件件的把平时虐待的事叙说完,看骂得差不多了,才劝住。这就是所谓的“死人的娘家好当,活人的娘家难当”。在告孝时,娘外家除了对孝子的训斥以外,娘外家还要争讲孝子们多念经,多烧纸。善事要干大等等。当然,对于娘外家的训斥,最后还是在主事和庄员的劝说下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。

如果孝子、媳妇们对去世的老人,在生前十分当人。伺前伺后,格外孝顺。娘外家们十分满意。那么,在告孝的时候,娘外家的人就多说一些善意的好话。会在庄员面前表扬鼓励孝子和媳妇们的。娘外家的人一般的答词是:

“今日把我们请来者给亡人×××(在此娘外家要说称呼的。下同)点纸,很是当人。俗话说:天留了日月佛留经,人留子孙草留根。亡人×××在世,受苦受罪,成家立业。儿成对,女成双,扎下了万丈者深根。人生在世,孝心为大。孝子、孝媳们给亡人×××,早端茶,晚敬饭。知冷知热,问寒问暖。和颜悦色,尽孝成道。

“俗话说:前院水儿后院流,后院水儿滴溜溜。孝子、媳妇治家有道,处世有方。邻里团结,辈辈贤惠。×××亡过,吹打吹响,做了×堂的大善事。又请高僧,专门超度。还请先生,为亡者家祭。为亡人明灯指路,乐鼓送行。西天里结落,莲花里脱身,会得个如意的金身。神仙、佛祖保佑你们全家:大的无难,小的无灾。进门有福,出门发财。空怀出去,满怀进来。

“孝子、孝媳们十分的敬孝,你们快快起来。我们欢天喜地这给亡人戴孝、点纸。”

说罢,就要接住主事送过来的孝。

告孝完毕,主事就将孝布双手送给娘外家,作揖退后,孝子们磕头弓身退出房门。娘外家接过孝布起身到灵柩前去戴孝。

家 祭

家祭是家中对祖先的祭祀活动,起源很早。一些文人骚客,更是把祭文写得洋洋洒洒,把人的一身评价的恰如其分,淋漓尽致。使人一听如见其人,如知其事。其人、其事、其情、其景如在眼前。其中,最有名的就是南宋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的名句: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毋忘告乃翁”。在这里所说的“祭”就是含有祭文的意思,就是叫后人们在上坟祭奠时,把收复中原的好消息告诉他,这是一种伟大的爱国主义的思想表现。同时也由此可见在古代,人去世以后是要行家祭礼的。

在当地,先生家祭主要的仪式是在后事这天的下午“巡香告庙(过程见第七节)结束后,回到家里举行的。如果去世的人家家境比较好,所做的善事规模大,那么家祭的规模也就相当隆重,要用彩纸札成彩色的花朵、花圈等,搭成豪华的“祭棚”。 

“祭棚”像一个巨大的彩门,又象两个“井”字相连在一起牌坊。整个“井”字的椽子框架上,到处都扎上许多彩花,在最中间扎上一个大花圈。左右两边留上两个进出的“门”。家祭时在“门”的左边放着一个洗脸的脸盆,倒上水,放上毛巾。按左出右入的顺序进出。所留得两个门分别叫“礼门”和“仪门”,合称“礼仪之门”。门的两边分别贴上对联。扎绑上祭棚以后,整个院子显得既庄严又肃穆。在祭棚的两扇门的两边贴对联,其内容多为:

丧以礼祭以诚母灵何至,

儿思德女思恩珠泪不干;

行以礼祭以诚父灵何至,

听弗闻视弗见母容那存;

胡天不吊丧我父沉痛哀悼,

抛去儿女游仙去血泪涟绵;

行以礼祭以诚薄仪难备敬,

视不见听不闻儿女多伤心;

思亲不见亲谨备祭礼求圣教,

知恩难报恩敬修斋供拜玄坛;

想从前父母受辛苦千难万难,

思今日儿孙行孝道初献亚献;

想从前娘为儿女辛苦千难万难,

思今日儿给母行孝道初献亚献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横联有:“礼路仪门”、“丧敬其礼”、“祭敬其诚”等等不一而足。

家祭时除了在祭棚上贴有对联外,还要在每个门上也要用红或绿纸写上对联。写的对联主要有:

          不迎不送丧家礼,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来一往吊客情;

          进此门人皆流泪,

          入斯户谁不酸心;

手执丧棒报母恩,    

披麻身孝守亲灵; 

永别儿女功业在, 

长辞人世遗风存;

祭礼通天地首合释迦六字箴,

圣教贯古今德配老君五千言;

思亲不见亲谨备祭礼求圣教,

知恩难报恩敬修斋品拜云坛;

家祭时除了在后事这天要进行主祭外。当道士“招请”完以后,先生就开始祭门神、祭灶神;在出殡、下葬时,还要在坟茔中祭皇天、后土;在巡香谒庙时,要祷告本会神佛,以及山神、土地、城隍、护法等本所供奉和信仰的所有福神。

先生所写的祭文分为“告文”和“祭文”两种(详见本书第三章)。在巡香告庙,给本房福神,寺院庙道里所供奉的城隍、神将、门神、灶神、皇天后土、青龙、名堂等等的一切神佛,所写的祷告的文章叫“告文”,写在黄纸上。给先祖、亡人追记功劳,亲朋好友对亡者的悼念,追祭的文章叫“祭文”,书写在白纸上。

家祭时必须要有祭祀的祭具,即干净的小碟子。祭祀用的物品,每一种放在一个小碟子里,再把每个碟子放在盘子里,有时祭品较多,巡香告庙或到坟茔里拿不上,也不方便,就把两、三种放在一个碟子里,由服侍先生的庄员端上。

祭祀所用的主要祭品有:

      清酌(酒)、         茶茗(茶)、     

庶品(炒面)、       庶馐(炒鸡蛋)、

油食(油炸馍)、     玉丸(煮鸡蛋)、

肉毛(羊)、         珍元(花卷)、

翰音(熟鸡儿)、     豚元(猪头)、

豚蹄(猪爪子)、     南子(瓜子)、

刚鬣(全猪)、       麻屋(花生)、

果活(果子)、       赤血(枣儿)、

葡萄、(疆桃)       凝糖(冰糖)、 

毛血(羊血)、       炙肝(羊肝)、

肴馔(肉菜)、       卷香(香)、

卷白(白纸)、       卷黄(黄纸)等

把香、黄纸、白纸,卷成铅笔长短和粗细的木棍状,并在中间和两头缠上红纸,叫卷香、卷黄、卷白。

当先生在家祭时,先要喊“敬××”(即以上的祭品名称)时,服侍先生的人就用筷子拨动该祭品。而喊到敬炙肝时,人们就将生的羊肝子放在烧过的青油里,然后倒上酒,就会喷出火来,喷出的火越旺越好。当喊道:敬卷香、卷黄、卷白时,就将以上三种物品放在火里烧掉。

每次读祭文时,家祭的先生都要戴上礼帽,穿上蓝色的长衫子。并且在两个肩膀上分别搭上红和白孝布,巡香谒庙时还骑上骡马,以显示先生的高贵和对文化人的尊敬。先生宣读祭文或告文时要设垫跪读。

主祭的仪式主要是在巡香告庙回来后,在家里的院子里举行的。在巡香谒庙时,家祭的先生也同道士、和尚一起到寺院里,向本房的福神,山神、土地以及寺院里所供奉的神将祷告告文。等道士们念完经以后,先生开始为本方福神祷告告文。

家祭是按以下顺序举行的:先从孝子开始,然后依次为娘外家、庄邻、兄弟、外甥、女婿等的顺序举行的。每轮到上祭的人时,一位家祭的先生就领着上祭的人到祭篷的左边“门口”洗手后,从左门进入,站在灵柩前。然后先生就喊道:“XXX在严父(或慈母,等相应的称呼)的灵柩前跪”。等上祭的人跪下后。先生又喊道:“拜,兴;再拜,兴;三拜九叩首。”当先生喊“拜”或“再拜”,上祭的人就跪着弓身点一次头,喊“兴”时就抬起头。如此行三拜九叩之礼后,跪爬在灵柩前,先生开始上祭祀(就是先生喊一次祭品的名字,庄员就拨动一下该祭品)。随后先生跪读祭文。祭文念完以后,还要行和开始时一样的三拜九叩之礼。最后从右门走出,家祭结束。

家祭时上祭的次序是:

一、请文(请亡者之灵的意思);

      二、初献(孝子初次给去世的人敬饭);

三、骨主(娘外家上祭);

四、庄邻(庄员邻居上祭);

五、弟兄;

六、未亡人(去世者的丈夫或妻子);

七、亚献(孝子第二次给去世的人敬饭);

八、外甥、女婿;

九、姑女;

十、孝侄子;

十一、孝侄媳;

十二、外孙子;

十三、孙婿;

十四、孙女;

十五、奠文;

十六、终献(孝子第三次向去世的人敬饭);

十七、侑文(向亡者劝食的意思);

十八、燎文(祖孙三代的祭文);

十九、礼成(焚烧祭文,家祭结束)。

待以上十九项完成时,所有的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、庄员邻居都一一为去世的老人上了祭祀。进行了奠祭,表达了深深的哀思。

家祭结束,家祭的先生对着灵堂作三条揖后退出。

在出殡和下葬时,先生还要在坟墓的后土和明堂上宣读告文的。这一项结束后,先生的家祭就全部结束了。

家祭是先生所写的祭文因人而异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写法。但大致有一定的格式。(本书第三章摘录了几篇祭文,有兴趣者可以一阅。)

值得一说的是“起材头”。先生除了给亡者家祭外,还要在棺材前面的两边写挽联,中间写牌位。在丧事期间,孝子们抽时间在先生闲的时候,专门请先生在棺材上写挽联,叫“起材头”。在棺材前面的中间写上“XXX之灵柩”的牌位,两边写着挽联。先生在材头上写字的时候,孝子们要手拿香,跪在地上。常写的有:

桃花流水杳然去,

魂魄别亲不再来;

桃花流水杳然去,

朗月清风到处游;

        

从今不理红尘事,

自此常游碧玉天;

天宫地屋云做床,

日侣月伴墓为宫。

乘龙登归仙乡路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跨鹤飞赴极乐邦;     

辛苦一生未能安闲归地府,

劳碌半世莫得享受赴仙乡;

一棺付身从今不理红尘事,     

万事丢手自此幸游碧玉天;

 

横联写着:安乐堂;跨鹤归西;西赴瑶池等等。 

 大师(道士)的道场

大师(也叫阴阳、道士)做念经的道场,是按道士人数的多少来算规模大小的。大师念经都要在家里和大门外立方杆(方杆是把长长的椽子立起,在上面挂上用彩色纸写的幡)。善事干得越大,所立的方杆数就越多;善事干得越大,念经的道士就越多。一般有一、三、五、七个人不等。

请一个道士念的经,叫“光光经”。不穿法衣(用红或绿绸缎子做成的道袍叫法衣),只穿黑色的道袍,念一天的经就回去了,也不立方杆。请三个道士念的经叫“动响器”(“响器”就是道士念经时所敲打的乐器),穿一身法衣(就是一个人穿法衣),只念两天。在院子里立一个方杆,大门口两边立两个方杆,共三个。再大一些的善事叫“小三元”,念经的道士有五个或六个,穿三身法衣,立三个方杆,同样是在家中立一个,门外两个,共立三个方杆,念三天经,还要巡香谒庙,在后事的晚上放“铁罐食”。再大一些的善事就是“大三元”了,也叫“整二破四”(就是指念经时的天数,整念经的天数两天)或“整三破五”。穿五身法衣。道士有七、八个,甚至九个不等。所立的方杆,除了家里和大门上的三个以外,还要在大门外的一块空地上设立“外坛”,也称“鬼王坛”。

“外坛”是用四根长约两米的木棒,在门外的一块空地上栽成一个正方形,再在任意边上栽上两根木头算是“门”。“门”上贴上对联。用麻绳拴住四角的四个木棒,在四边上贴上四幅横联。还要立上两个方杆。

道士不管念“大三元”还是“小三元”的经,主要是经过“升幡赦招”、“秉烛拜忏”、“巡香告庙”、“走表放施”等四种形式进行的。下面以“大三元”(也就是整二破四)为例,简要的介绍一下道士念经的大致经过:

“升幡赦招”是念经的开始,是在干善事的第一天下午进行的。

道士念经,首先要专门把一间房子腾开,设为经堂。在经堂里供奉三宝道祖牌位,还要在上面贴上八个纸条幅,纸条幅上分别写的是:

  道教门中老仙真;

道炼几胎亿万春;

道词能上十方界;

道疏直上九云宵;

道经引进天堂路;

道法劈开地狱门;

道须三道蓬莱会;

道德千言度众生;

然后要在院子里和大门外立上方杆。在方杆上挂上用黄纸和彩色纸沾上的长溜溜幡(挂幡是在天黑以后举行的)。所有的幡上都写上“XXXX天尊”的法号。其中在当堂院中的一个方杆上写着:“东极宫骞林院黄籙教主太乙寻声救苦天尊”,在大门口两边立着两个较短的方杆,两面分别写着“琉璃境界升天得道天尊”、“黍米珠中度人无量天尊”等。同时在每一个方杆根里,设有斗儿(烧香用的匣子),斗儿里面插着用黄纸写的本方福神的牌位,算是香案了。在外坛的牌位上写着:“铁围山下焦面鬼王之位”。另外还要用麻线绳子在院子里扯上一个“日”字形的线框,在线框的四边分别贴上用彩纸写的横联(叫花花纸),按方位分别是:“东华接迎,南极仙翁,西赴瑶池,北离寒池,中达天宫”,还有的写着“亲灵穆穆,子心惨惨,云山苍苍,江水洋洋,孝当竭力”等等没有一定的格式。还要在两面挂上用黄纸和白纸写的榜文,一榜为奈何桥,一榜为渡奈何桥的船所写。其内容分别为:

“灵宝坛下  为

度亡升桥事     伏以

长空风静夜迢迢,一道银河接九霄

业海滔滔翻巨浪,清魂杳杳出幽牢。

今斋主  ×××、×××等,造法船孝心可达赴黄泉,亡魂蒙度升仙界。孝眷承恩,福庆绵绵。

故榜       右印(盖有道士的印)

金桥使者主奈何神准此

××××年××月××日

悬挂榜

引魂受度天尊。”

黄纸上写着:

“灵宝坛下  为

升步金桥事     伏以

时启华筵度玄关,正逢炎天色光显,

香焚宝鼎飞浮盖,经诵琅函彻紫岩。

今斋主  ×××、×××等,造云桥各以升进勿,劳法船一掉,升天表籍,首骞林褚玉毫

故榜       右印(盖有道士的印)

金桥使者主奈何神准此

××××年××月××日

悬挂榜

法桥大度天尊。”

道士们念经时也要用白纸写挽联的,通常写的挽联有,在大门上的是:

进此门人皆流泪,

入斯户谁不酸心;

左右邻舍来往走,

远近亲友吊纸钱;

手执丧棒报母恩,  

披麻戴孝守亲灵; 

 

……

在经堂的门上还有专门的对联,是:

为荐父灵设法令,

愿超母魂建道场;

 

东宫圣人展篷叶慈航度世,

清华教主洒甘露浩雨济幽;

道经一卷救出苦海无限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圣乎三声往生西方极乐境;

以上的一切事情都是道士们在开经前的准备工作,主要是纸工。所以,有一句俗话:“木匠的楔楔,大师的贴贴”。说的就是木匠做工主要用木楔子,道士念经前,主要用纸绺绺粘的。

做完以上的准备工作时,天也黑了。吃过晚饭,开始“升幡赦招”了。“升幡赦招”是大师们的念经的两项程序。“升幡”是在院子里举行,在幡的中间要卷上干果和钱之类的东西,用棉花扎住,点着后升到方杆顶上,等燃着的火把棉花烧完之后,卷着的幡就自动缠开,幡就呼啦啦得掉下来,里面的东西就哗啦啦的撒下,围着看的小孩子们赴上去抢东西。道士们就站在院子当中,对着方杆上的经幡念上一阵,叫“升幡”。

“赦招”就是幡升起来以后要进行的第二项念经活动。“赦招”(赦招是招请死者的亡魂,以及所有的同宗中的亡过的亲属的灵魂)。赦招是在大门外举行的,抬上炕桌,在桌子上放上盘子,盘子里放上祖宗三代和亡人的牌位,所有的孝眷到大门外,煨上火,点上香,烧着纸,跪在两旁。赦招时,念经的道士有三个,念一卷专门请亡人灵魂的经。当快要念完的时候,就把亡牌请到桌子上,对着亡牌做洗脸、梳头的动作(像活着的人一样)。然后就叫孝子们端着盘子回家,放在灵柩前面。在孝子端着盘子往家里走的时候,前面有人还要每走几步就放一个路灯(用纸拧成捻子,沾上油做成的)引路。这样就算招请上了亡魂,道士的经也念完了,“赦招”也结束了。

这样第一天的善事就结束了。晚上已出嫁的姑娘们,还要收上钱给亡人“念夜经”。念夜经时间不长,一个小时左右,是坐在炕上敲钵打鼓念上一阵。随后姑娘们给经钱。

在第二天的早上要“秉烛”(就是在清晨,道士们在经堂里念经,侍香们在每个方杆的底下献上包子、水果之类的供品叫“秉烛” )。吃罢早饭以后,在上午里还要拜五道懴(就是指每念一、两卷经,休息片刻,叫拜一道懴)。每次开始念经,孝子都要头顶香盘,盘子里放上文书(道士写的发往神佛的表文)。到下午,还要到大门外的墙上张挂榜文(榜文是用白纸写的,内容是在这次善事上道士们所念的全部经卷的名称,以及道士的名字和孝子们的名字)。

挂上榜文以后,还要把坐“静”的道士送到另一家里,这是专门为走表的大师念得一卷经,也就是道士们静心坐禅,潜心修炼,超度亡者。

到第三天还要再拜几道懴。等到下午,就要“巡香告庙”,在巡香告庙时,如果在本村有寺庙,就直接到寺庙里去念经。如果在本村没有寺庙或寺庙较远时,还要准备马匹,让穿法衣的阴阳、祭文的先生骑上,逐一到附近的寺庙里烧香念经,叫“巡香告庙”。 在“巡香告庙”时,所有的庄邻、亲戚、孝眷都要跟着,孝眷们手拿花圈、花篮、童男女等所有的纸札,庄邻拿上猪头三牲和各种祭品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孙子们用凳子做成一个轿子,把所有的王牌放在轿子里,孙子们还要化妆上,如,用墨汁画上眼镜胡须抬上轿子跟上。在“巡香告庙”的行列里,大师身穿法衣、道袍,击打着乐器,加上吹响的唢呐声,喇嘛的鼓钹声,道士的锣鼓声,鞭炮的噼啪声连成一片,一路浩浩荡荡,热闹非凡,没有一点为亡人办丧事的情景,倒是像一队化了妆的社火队走过。

在念经时,庄员们先铺好单子,身穿三身法衣的三个大师站成一排,面向寺庙或神佛的方向,手拿三株香先磕头,然后站起来绕“8”字插花了转上三圈,在再坐一条揖。如此三次。然后跪下宣读提前写好的“文书”。宣读完毕后,庄员们烧掉,在烧“文书”(烧“文书”叫“发文”)时,还要祭奠茶酒,鸣放鞭炮。等道士们把所有的文书“发”完。就让给家祭先生祷告神佛了,在祷告时,先生要行三拜九叩之礼,吹响伴奏,跪读告文。如果有喇嘛,也在同时念经礼佛,却不行跪拜之礼。

 “巡香告庙”时,道士、喇嘛、先生都聚在一起,真正形成了儒释道三教合一。从而形成整个丧事活动的高潮。

“巡香告庙”回来后,大师们还要专门去接在别人家坐“静”的大师。接回家后,再在大门外念榜文。在念榜文前,一个人双手端着铁罐(铁罐里装着大米,铁罐口用两个馒头塞住,用红布包好)站着,大师们对着铁罐念上一阵后,把铁罐端进家里,道士们又开始念榜文,念完后便把榜文烧掉。等所有的“巡香告庙”的人们进了门,可是抬轿子的孙子们却不进门,仍然站在门外,这时主事要给钱,然后孙子们才进门。

“巡香告庙”回来以后,庄员们早已在院子里搭好了表台(表台就是将门扇或板床放在凳子上,在上面铺上毛毯,然后把大师的表铺在上面)。从经堂到表台的一段路上,都铺上毛毯或床单。这时坐“静”的大师脚穿红靴子,肩扛宝剑,由其他两个大师左右陪同从经堂走出来,边念边走到表台上。上了表台后,边念经边用脚踩表上的字,叫“踩表”。道士所踩的“表”,是一块一平方米见方的正方形黄布,黄布上粘有用不同颜色的布剪成的小圆片,每个小圆片上写着一个字或画着一种符号,这些字或符号是八卦、二十八宿、七字真言等等。每一种写在同一种颜色上,如象二十八宿是一种颜色,八卦又是另一种颜色。这些写在小圆片上的字,虽然在红布上杂乱无章的粘着。但对于踩表的道士来说是很有规律的,他口中念着经,脚下踩着“字”。念到哪一句,脚下踩那个字或者符号都有规定的,不能乱念胡踩,念踩不一致。

踩罢“表”以后,开始“渡桥”。渡桥是在院子当中放上一张长条桌,条桌上面放上一个斗儿,斗儿里插上香,点上灯,设上香案。再在桌子的两旁各倒放上两条长凳,在长凳子的爪子上搭上用黄纸粘成的长条(从凳子的这边搭到那边),算是桥。每个爪子上放一盏用面捏成的青油灯。孝眷们在桌子的一边放上亡牌,对着亡牌烧纸。等道士们念上一阵后,就用盘子掌着亡牌,在点着的凳子的上面慢慢的拿过去,孝眷们又到桌子的那一边去烧纸。道士们又念上一阵,然后又把亡牌从另一个凳子上面送过来。最后把凳子爪子上的纸和面灯一起烧掉。这样,就算是亡魂过了奈何桥,渡桥也结束了。

所谓的“渡桥”,就是迷信上说人去世以后,魂魄要到阴司里。在阴间的路上要经过奈何桥,过奈何桥时,桥上有迷魂汤,如果亡魂喝了迷魂汤,就什么也记不得了,再也不会转生。所以就专门请道士搭桥,并在桥的两边点上灯来引导亡魂过奈何桥,阻止亡魂在桥上喝迷魂汤。显然这完全是一种迷信的说法,不足为信了,可也是道士念经必须要走的一个程序。

渡桥结束后,就开始家祭。家祭结束时,天也黑了,吃过饭,就开始上座“放施”(“放施”就是把在招请时所请来的亡魂都打发出去)。上座放施是在院子或者在廊檐上进行。用木板或门扇搭成一个双人床大小的能坐五、六个人的台子叫“施台”。上面摆上炕桌,放上斗儿,斗儿里插上香。把从大门上端进来的铁罐也放在上面,并摆上十二个馒头,还要放上用面捏的鬼王(也叫蛄蝼蚁)。上座放施一般有五、六个大师,其中三个必须要穿上法衣。道士上座的顺序是,开经后先在经堂里念上一阵,然后走到施台底下再念上一阵,随后主经的道士先上施台,其他两个穿法衣的道士又念几句后,从左右两边上去,坐在主经道士的两旁,剩下打乐器的,就随便上去坐下了。

所有的道士上了座以后,就开始念经了。念经时除了道士们有自己的乐器伴着念经外,还有吹响们也随着伴奏。上座的经卷大约要念两个小时左右。上了座后,孝眷们就在台下供上亡牌,燃香烧纸。同时,所有的孝眷都要在台下轮流磕头参拜。

“放施”的经快要念的差不多时,就开始往施台下扔铁罐上的馒头,下面的人就抢被扔下来的馒头。因为扔的是铁罐口上的馒头,所以放施也叫“铁罐食”。在铁罐口上只有两个馒头,据说如果未婚的少男、少女,抢上铁罐口上的馒头,就会在当年找上称心如意的对象,已婚的青年男、女得到馒头,就会喜得男孩。总之抢上馒头是吉兆。扔完铁罐口的馒头,就往下撒铁罐里的大米(从施台上往下扔馒头、撒大米都是给招请来的亡魂施散钱粮,一粒米相当于一个馒头),边念边撒,这时还把另外的十二个馒头也分别扔下去,这叫“打馒头”。到这时经也快要念完了,又开始向下扔蛄蝼蚁(对于蛄蝼蚁有这样的说法:如果谁抢上蛄蝼蚁,把它放在面柜里,柜子里的面吃的就很慢)。在扔蛄蝼蚁之前,道士们还要专门为蛄蝼蚁念一段经。等到施台上的馒头等东西都扔完了,道士的经也念完了,上座也就结束了。道士们就走下施台,这就是“放施”。把“踩表”和“放施”合称为“踩表放施”。

道士们下了施台,就开始放亡了。从施台上下来的道士们,站在院子里或者廊檐上念放亡的经。庄员们把所有的亡牌都拿到门外和烧纸一起烧掉,并奠上茶、酒等。每到这时,所有的孝眷们都到大门外号啕大哭,为亡人送行。庄员们降下方杆上的幡,撕下所贴的“花花纸”,拿到院子里和神位一起烧掉。最后把方杆也按道士所说的方向放倒。这就是“放亡”。至此道士的道场也就全部结束了。

放亡意味着后事这天的事情也就结束了。主事对庄员安排第二天出殡的有关事项,让庄员们早早做好准备。

 吹响 喇嘛和嘛呢奶奶

在本地把吹唢呐的吹鼓手叫“吹响”。由于吹响吹唢呐很费力,苦也大,同时,吹唢呐的人比较缺少,所以给吹响的酬金比较高。有的吹响,提前就与来请他的人讲好了工钱,也算是协议了。

在丧事上吹响吹唢呐主要有两种意思:一是吹唢呐可以渲染一种悲哀、凄凉的气氛。如在道士巡香告庙,先生家祭上文时用唢呐吹哀乐伴奏。还在出殡时,吹响用唢呐送亡者上路,用音乐来渲染了悲凉的气氛;二是以乐器迎送前来吊唁的客人,提醒在忙乱中的庄员,及时接迎客人。有的地方把吹响都安排在大门头顶的房上,为便于看见来往的客人,通常情况大多还是坐在大门口的对面,随时能看见进出门的客人们。

吹响吹唢呐是没有定好的规程,只要有客人进、出门时就要吹。还要在道士念经、巡香告庙、先生家祭时要吹唢呐伴奏。有时间就吹。在丧事中吹响所吹的调子多是悲哀的。有的吹响,也有吹哀乐的,把丧事的气氛渲染的的特别悲哀。在巡香告庙等场合也吹《小姑贤》、《八步儿》、《十劝人心》……等等的一些民间小调。

喇嘛念经,虽然也和道士有些相似,也是要一道道的拜禅。不过喇嘛念经都是坐在炕上,不出门,也不立方杆,不用纸扎,不贴对联。只用炒面和酥油,坐在炕上边念边捏“德麻使生”。

喇嘛除了招请,巡香告庙,踩表放施以外。还要专门到坟墓里,围着墓坑转圈子,边转边念经,所有的姑娘、女婿、外甥也跟着转,叫“转坟”。

每个寺庙的喇嘛,念经的形式也不一样。塘尔垣松山寺的喇嘛念经时,不招请,不巡香告庙,也不放释。而其他寺庙的则不同了,如松树乡莲花台、县城广隆寺的喇嘛念经和道士一样,有招请和放亡,也是打鼓敲钹,还有吹唢呐伴奏。

念嘛呢时,有专门的嘛呢奶奶,也叫“嘛呢客”。

在丧事上,所来的姑娘们和家下的孝子们,要给去世的人点灯。点灯时要念嘛呢经的,用念经的形式向亡人交灯。而别人不会念,就请上嘛呢奶奶来念。

点灯是姑娘们在老人去世后,来烧纸时的一项重要活动。点灯时所需用的灯共有一百零八盏,按三十六天罡,七十二地煞之数来定好的。一百零八盏灯是一样大的,另外还有一盏比较大的灯,叫总灯。点灯时的摆法也不一样,给去世的人点灯要摆成“亡”字,给神佛点灯要摆成“佛”字。还有一种摆法叫满天星,就是乱摆上的。每次点灯时,如果是谁摆的灯,就由谁来点燃总灯,然后其他的人就帮着把所有的灯都点上。所有的灯都点着以后,嘛呢奶奶就先上香,后在点灯的桌子前开始念嘛呢经。

嘛呢奶奶每点一架(次)灯,就念一堂嘛呢。念嘛呢时没有专门的服装,只是穿上长衫子,有的只穿便衣。念的嘛呢经有《交灯经》、《鹦哥经》、《十二盏灯》等等。

嘛呢奶奶在念经时,姑娘们都手拿一株香,叫“拄香”。跪在一边和者嘛呢。和嘛呢就是嘛呢奶奶每念完一小段经,姑娘们就齐声合两遍“唵嘛呢叭咪吽”六字真言。经念完以后,烧化长钱(用黄纸剪成的),磕头结束。

 出殡

出殡的时刻,也是由道士按亡人的生辰八字和去世的时刻来推算的。一般的年轻人或者非正常死亡的人,出殡的时间大多在下午或晚上。对于老人们来说,出殡的时刻都是在后事的第二天早上。

在出殡抬人时,庄员们也有一定的分工。挖墓坑的人不抬人,而是专门找好抬人用的木杠(也叫丧杠),拴的绳子和埋人时用的铁锨等。侍候道士、家祭先生、娘外家、吹响的人们一般也是不抬人。

出殡的时刻到了以后,道士或者主事等人,一手端着一碗清水,一手拿着一把菜刀来到棺材边,喝上一口水喷在棺材上,再用切刀在棺材上拍两下。后说:大家动手。于是庄员们一起把棺材抬到大门外,放在准备好的凳子上,用绳子扎好后就出发。

在出发前,有的地方有娘外家出钱给亡人念“指路经”的习俗,意思是给亡人指路。念指路经时,庄员们抬着棺材站在大门外左右摇晃,道士站在棺材前的桌子上,手拿引魂幡对着棺材念经。念经完后,大家抬着亡人出发了。

引魂幡是丧葬时用以招引鬼魂的纸藩。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撑起,放在尸体旁边,一直到死者出殡。在出殡的时候,一般由长孙或长子举起引魂幡走在出殡队伍的最前列。死者放入坑后引魂幡放在棺材上面,一同埋掉。引魂幡的一面写着“祖师神虎司何乔鲁三大元帅提魂摄魄大将军”,还有死者的出生和去世年月日,另一面写着“太乙神虎宝幡及追摄正荐亡人三代宗亲来临法会”等字。

在出殡时,抬着亡人经过村庄时,庄子上的和沿途的人家都要在大门口放火。其意思有两个:一是为亡者送行;另外,更重要的是用火阻挡亡者的灵魂走进家门。

在出殡时还要用白布拴住在前面绑棺材的绳子。孝子们手拿引魂幡,用白布在前面牵着棺材,叫“牵灵”。另外,孝眷们还要拿上所有的花圈等一切纸扎和在烧倒头纸是做下的水灯,还有五谷袋(五谷袋是姑娘们用一块白布缝制成的,没有分开的五个小袋子,里面装上食物,算是为亡人准备的盘缠)。

到了坟里,人们首先从墓坑里取上一铁锨土。让亡者的大儿子(最大的孝子),背对着墓坑跪下。随后下葬,把棺材下到墓坑里,两个人下去打开棺材盖,看看棺材里的人相有没有歪斜,(每一个坟墓都有靠山和照山,这是风水先生在扎坟茔的时候看下的)。看到一切都端正时,才把棺材盖盖上。还要把棺材的方向也拉端正。最后把水灯和五谷袋放在棺材的前面,再放上瓷器的茶碗、茶壶等,这也是必须要放的,算是陪葬品吧。然后把引魂幡顺长放在棺材盖上面。等一切都做完,就开始掩埋。掩埋的第一铁锨土是孝子头上所顶的土,当有人把这一铁锨土撒下后,大家就开始铲土埋人了。等到把墓坑垫的与地面相平时,就把孝子的丧棒插在墓坑的四角里。然后把所有的土攒成坟堆。孝眷们把全部花圈和纸扎都烧化,庄员们也磕头后回家了。我们看到在有的坟茔中坟墓边有树木生长,这是孝子的丧棒发芽成长起来的。

除了送葬的人以外,在家里还要留下几个人,专门全面打扫一下灵堂,庭院清除家中的全部垃圾。最后把所有的垃圾都要堆在大门口点燃。在门口还准备下一盆清水,盆上放一把切刀。

等把人埋掉以后,孝子们得要提前回家,跪在大门口迎接送葬的人。送葬的人回来以后,要在盆里洗洗手,再用切刀在手上刮一刮,随后进门。在门口洗手,表示洗了手,往后再也不干这种抬死人的事(这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)。

来到家里,庄员们吃过饭就回去了。而主事、管箱,侍候道士、家祭先生、娘外家、吹响、喇嘛、嘛呢奶奶的人都要留下,等正式“打发”后送他们回去。打发吹响只是给上钱就行了;喇嘛和道士要放上馒头,道士还有粮食(粮食是在方杆下面的插香的斗儿里的);先生在过去家祭不要钱,所以就抬给衣裳面子和酒瓶等。

 攒三 煨火 逢七 百天 周年

等到出殡以后的第三天,还要在坟上进行“攒三”(就是下葬以后的第三天)的仪式。攒三这天,主要是到坟上去攒土。去的人除主事外,还有家伍的所有人和姑娘、孝子们。

在第三天早上,等到所有的人都来齐后,就用背兜背上草,拿上烧纸和瓜瓜以及奠祭时用的食品,还拿上扫地用的糜子秧(糜子茎)和孝子在丧事上在腰里所系的麻绳,铁锨。

到了坟墓以后,家伍的人和主事动手将埋了人的坟堆周围的土按坟滩的向位(就是坟滩的照山)攒起来。然后放置烧纸用的香台。拿出糜子秧,用孝子在丧事上腰里系的麻绳扎好后,孝子在前面牵着绳子,主事在后面装作扫土的样子,边做动作边说收土词:“东方的土收到了——”,在场的其他人就应声说:“收到了;”“南方的土收到了——”,“收到了”;“西方的土收到了——”,“收到了”;“北方的土收到了——”,“收到了。”“四面八方的土收到了——”,“收到了”。就这样,边喊边围着坟墓左右各转三圈,并在周围洒上酒和茶,算是扫上了周围的埋人的土,也攒上了土,这叫“收土”。最后烧完纸回家,“攒三”结束。

攒了三以后,孝子还要每天到坟上去煨火。就是在坟堆的前面,用干粪和其它麦秸秆等,煨上一堆火。据迷信的说法是:人刚刚去世后到坟里,新到的鬼魂还没有认识在坟里的其他鬼魂,一个人身单影只,寂寞孤独,就整天围在火堆边烤火。所以,把人下葬以后,孝子就经常去煨火。如果火自动的灭了,就意味着亡魂已经认识了坟里的其他鬼魂了。孝子也就不再去煨火了。当然这种说法是没有道理的。煨火是对刚刚离世的亲人的一种怀念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在亲人去世后,每逢七日,后人们就专门去坟上烧纸。逢七就是七天的意思,七天是从亲人去世的那天算起的。每遇到一个七日,孝眷们就到坟上去烧纸。离娘家比较近的姑娘们,也会抽空前来坟上点纸的。

等到了五七和七七时,就要请上道士或者喇嘛念上一堂经。家境不好的只念光光经,好一些的要动响器。

如果满了百天,也请上道士或喇嘛念经超度。姑娘、家伍的人都会来烧纸的。

在满了周年以后,还是要念经超度先人的。要专门请上娘外家、姑娘、女婿、外甥。并且给姑娘、女婿、外甥换孝。在念完经以后,就开始放亡(就是经念完以后焚烧亡人的牌位叫放亡)、换孝。娘外家把孝子头上戴的麻孝取下烧掉,把自己拿来的帽子戴给。儿媳妇们由娘家人换给头巾和衣服。对于所打发出去的姑娘们,由家里的人买上头巾和衣服换给孝,这叫做换孝。

“换孝”,没有确定的日子。有在出殡、下葬后就在坟里当时换孝的,有在五七或七七、百天的时候换孝,还有在周年里换孝的。不过在出殡、下葬时换孝的人比较多,这也是为了省时、省钱、图方便。

不管在逢七、百天、周年,每次念经,孝子必须要请上主事。念的经比较大时,主事还是要负责的。

另外,当亲人去世三周年,孝眷们还要念一次经。所请的道士或喇嘛的人数就虽家庭情况而定的。

念活经 追荐先祖

在本地人去世以后,大多数人家都要干善事念经。家境好的干的善事就大些,家境不好的、困难一些的人家就将就着念上一个光光经,把亡人抬出门,没有不念经而抬人的。有的人家还用另外一种形式超度先祖,这就是“念活经”和“追荐先祖”。

“念活经”顾名思义就是先人都还健在而念的经。念活经都是家庭丰盈的人家提前为先人干的善事。就是提前往阴司里为先人存钱。

念活经有两种情况:一是家中老人健在,儿孙们为了表示孝心而发起善举,举行善事;另一种是老人们得病,长期卧床不起而短时间还不会去世,儿女们为了表示孝心而发起善举,举行的善事。

“念活经”所请的主要是道士和喇嘛,不请先生。因为念活经是“有钱汉”所干的事,也叫“耍凯”(显富)。所以,念的经规模小,就会遭到别人的笑话的。最小的也要念“大三元”的经。

念活经虽然不设灵堂,但要为老人们设上座位,孝眷们要烧纸的。按人去世的规程进行。

念活经时事主家除了给道士、喇嘛等念经的宗教人士给较高的酬金外,还要设宴招待所有的亲朋好友,和娶媳妇一样划拳喝酒来庆祝。

 “追荐先祖”也叫超度先人,也和念活经一样,也是家境比较好的人家为追荐先祖而进行的善事。

不管是念活经还是追荐先祖,都要请上娘外家和姑娘女婿、外甥,并且要把娘外家待为上宾,设宴招待。

 
青海省政协 青海省政府 民和县政府
 
(C)2010 版权所有:bet365体育足球比分_bet365提现多久到账_bet365体育在线真的吗
地址:青海省民和县川垣大道党政办公大楼   电话:09728522011   传真:09728522037